百人牛牛押注破解版
您的位置:首頁
> 走進江干 > 江干人文 > 山水之靈
農家小院覓夏涼
  • 來源:江干新聞網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09-10
  • 字體:【
  • 保護視力:
  • 瀏覽次數:
  • [打印] [關閉]


清代一位文士在《清閑供》中寫夏日雅事:“夏時,晨起芰荷為衣,傍花枝吸露潤肺……午后,刳椰子杯,浮瓜沉李,搗蓮花飲碧芳酒。日哺,浴罷朱砂溫泉,擢小舟,垂釣于古藤曲水邊。薄暮,籜冠蒲扇,立層崗,看火云變觀。”一種恬靜安謐在心頭流淌。

棲居小城,溽暑夏日,市聲聒噪,樓影密匝,心中浮現波光帆影、煙柳農舍。一有閑暇,我便回家小坐,看望母親。暮色里,聆聽農人荷鋤而歸的談笑聲,村童喚羊吆牛聲,親情縈繞胸際。

農家小院,樹木光影如殘雪,漏透而清涼,一片幽微情趣。暮色清涼而歡悅。院里填滿鳥雀的喧鬧和夕光的絢爛。夏日燠熱,荷風輕飏,草香氤氳,菰蒲凝綠,蜻蜓沾花,其間把盞品茗覓清涼,每每進入“心凝形釋,與萬化冥合”的詩化境界。

院里有口老井。木桶撞擊井壁,聲音空洞久遠,有絲竹管弦之韻。碎磚堆砌的花圃里,梔子清芬,鳳仙妖嬈,蘼蕪散香,撲人衣袂。農具掛在檐口,昭示稼穡艱難。屋頂上,瓦松搖曳,瓦上生雨煙。

小村院院相通,雞犬相聞,青磚黛瓦,水映屋脊。有耄耋老者和垂髫少年,就著桑木桌看閑書、下象棋、糊紙鳶。村姑結網,村婦裱袼褙,老翁搓草繩,漁姑揀魚蝦。如入北宋范寬的畫境。

荷花盛開,菱盤瀉綠,河鮮潑剌,疊翠涌波,層層遠去,那種清幽雅致的水香,耐人尋味。青葦女子采菱采桑,采擷濃釅的鄉情,彌漫著古典意蘊和浪漫風情。令人心里一片清涼。

瓜棚豆架,夕光濡染,讀明清小品,內心一片波光瀲滟。紙圍屏風,竹床石枕,一卷詩書,倚枕而讀。“藤懸讀書帳”,藤蔓攀樹,讀書消夏。輕啜清茶,心如幽潭,脾膽魂魄皆冰雪,清涼之氣漾出心底,品出悠悠夏韻和禪意人生。時時走進王維“漱流復濯足,前對釣魚翁”的閑逸里。

猶記兒時院中納涼場景,不禁莞爾。每至黃昏,我們便擰幾桶井水澆向院中皸裂的土地,細煙升騰。雞鴨拍著翅膀慌亂躲避。然后搬出柳條凳,搭上竹床或木板。有時也會支上麻布帳子。井拔涼水,散發鄉土氣息的沁涼和甜津直抵肺腑。

晚風清涼,家人圍坐,嘬青螺,剝嫩菱,啃西瓜,嚼漿餅,其樂融融。西瓜或水瓜在井水里浸泡過,沁涼爽口。此種情趣,正如汪曾祺筆下所敘:西瓜以繩絡懸之井中,下午剖食,一刀下去,喀嚓有聲,涼氣四溢,連眼睛都是涼的。

我們逮來蜻蜓放進蚊帳,蚊子被蜻蜓追得無處躲藏,束手就擒。或者把玩著裝有流螢的玻璃瓶,輪流講著鬼怪故事。伴隨蛙鼓蟲鳴,我們的夢境如天邊一抹清遠的月色。

汪曾祺說:“夏日的黃昏,就著豬頭肉喝二兩酒,拎個馬扎踅摸到一個蔭涼樹下納涼,該是人生莫大的享受。”我在老家,喜歡黃昏里邀二三布衣,院中小酌,把酒話桑麻。我稱上豬頭肉、鹽水鵝、豬耳朵,燒上絲瓜湯,腌上西紅柿,炒個清水螺螄。我們喝著冰啤,抽著煙,說著積郁已久的心里話。清風明月相伴,蛙鼓蟲鳴縈耳,杯盤狼藉,“人散后,一鉤新月天如水”。

我喜歡到門前小橋上納涼。吹荷風,聽蛙鳴,沐月光,懷古今,愉悅而清涼。流水和橋影依舊,湮沒了許多人和事,令人心有戚戚焉。橋上納涼人少,也有幾位老農捧著飯碗,邊吃邊聊。我和他們拉家常,談農事。月光映水,迷離閃爍,恍入夢境。

心遠地自偏,心靜自然涼。人們享受著空調、電扇怡人的涼爽,卻少了鄉風民情的濡染、芰荷菰蒲的滋潤。去鄉下小院覓清涼,守一份淡然,伴一縷鄉愁,夏日詩意而從容。



?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百人牛牛押注破解版 427901649908352149013233507872327784854617186893579531937160415746814261901533362270211655984577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